Return to site

罗马尼亚——“被忽视的成长”,罗马尼亚孤儿心理状况及孤儿院制度探访(以特尔古穆列什Sancrai中心为例)

GDUT李新宇、JNU赵泽瑄、SYSU揭思卡、GDUFE徐雨晨

我们领跑团队于今年暑假参加了罗马尼亚特尔古穆列什的Discover for Community项目,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即是陪伴Sancrai孤儿中心的孩子们。基于这项工作,我们试图对孤儿实际状况及孤儿院可能存在的问题进行探究。我们采访了从6-12岁、13-16岁、17-20岁——不同年龄段的学生,以及该孤儿院的工作人员。通过采访孤儿们,我们主要掌握了其出身来历、物质状况、教育经历、心理状况及我们的行动这五个方面的情况。从对孤儿院工作人员的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孤儿院的建设及运营情况。部分内容将直接引用某些受访者的原话作为佐证。

视频(音频)资料:http://v.qq.com/x/page/k03282i0txm.html

http://v.qq.com/x/page/x0328aa2y46.html

https://pan.baidu.com/play/video#video/path=%2Fsancrai.mov&t=-1

一、出身来历

1、家庭经济困难,父母无法抚养因而主动请求政府代养自己的孩子;

2、家庭状况恶劣,诸如家庭暴力、婚姻破裂、父母犯罪等原因使得政府依法对孩子实施保护,将孩子带离不幸家庭,但允许其父母继续与孩子保持联络。

下面是我们的志愿者徐雨晨对项目中一个开朗,健谈,喜欢跳舞的女孩的了解,她的名字是christina。

“我很喜欢和她聊天,她对一些事情总是有和她的小伙伴不一样的看法。并且每次我们去到那里的时候,她都会第一个过来拥抱我们,欢迎我们。

可是当我和她深入交流之后,觉得她很坚强,在这样子的家庭背景下,却能成长成这样一个女孩。

记得那天我和她一起坐在一个小角落,我头一低下去,突然就看到了她手臂上有一条条的用刀刮伤的痕迹,那时,我很想问她,但是又不敢问。过了一会,她好像发现了我注意到了,说:”我只是压力太大才会这样,我是不会伤害别人的。”接着她可能是为了让我放心,就讲起了她的故事。

她是在09年的时候进来孤儿院的,是因为家庭暴力。

在她母亲和父亲结婚了之后,父亲便开始对她母亲进行家庭暴力,总是打她,即使christiana和她哥哥出生后也不能幸免,特别是她父亲喝醉了酒之后,有时候甚至用酒瓶砸她们。除此之外,她父亲还有恋童癖,喜欢14、15岁的小女孩。但是她母亲却不敢离婚。直到有一次,他父亲很生气的叫她母亲离开他,不要让他再看到她之后,她母亲就带着她离开了这个家。现在她母亲有了个很爱她的另一半。可是却把她送来了孤儿院。她说她父亲破坏了整个家庭。

是她哥哥带他来这个孤儿院的。一年过后,她哥哥上吊死了。

她说,在之前来孤儿院的这一路上,他哥哥一直在哭,很舍不得她。她很后悔那时这样离开了那个家,没有和他哥哥在一起,也很恨她母亲把她送来了孤儿院,觉得这一切都是她母亲的错。

只要最近一想起以前的这些事情,她就会开始用刀划自己的手臂,很享受看到血流出来的一刻,觉得这样能减轻自己的心里负担。

好在那天,她的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那天开始,我对她改变了看法。你不会知道,一个看起来性格那么好的女孩,背后却有着那么痛苦的故事,而,经历了这些之后,她是世界观,价值观却依旧没有被掰弯。

她说,她想在罗马尼亚找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嫁一个很爱她的男人,好好对她的孩子。

故事并没有结束,过了不久后,她又和我说了一件事。

她说,她想清楚了,她不恨她母亲了。 她还和我说,其实之前她父亲有一次上吊,但是最后她帮他剪短了绳子,救了他。

不知道是什么让她那么大度的做了这件事情。明明主动上吊的是她自己本身,和谁都无关,但是她看到了之后,却采取了这样的措施。

换做我是她,一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这样的阴影。而她,却那么坚强。

另外一个遇到的一个男生是匈牙利人:

他父亲是匈牙利的,母亲是罗马尼亚的。

我和他相识在项目结束前的一个星期。还记得他第一见我,和我说的是,他父母在度假,所以他来这玩几天。但他不会讲英语,和我聊天总是会带着另外一个小男孩翻译。他不学英语不是因为学校没有这门课,而是他不想学,他更喜欢法语。

他好像和其他孤儿院里的孩子都不一样,他基本每周都回家,在我项目结束之后,他一直在家,现在也总是看到他的facebook上更新自己的状态,说父母给他买了新衣服,还是家里对他最好。

然而他自己在孤儿院有属于自己的床位,看他们以前的照片,他是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的,和里面同龄的男孩们也玩的很好。可见,他是在童年的时候家庭出现了些许困难从而来到了这里,但现在家庭矛盾已经解除,但还是对孤儿院这里有很深的感情。”

二、生活环境

我们与孤儿院中不同年龄段的孤儿有不同程度的接触,因此所得观察能较为真实地反映罗马尼亚当地孤儿群体的实际状况。

1、居住地址

孤儿院坐落在离市中心很远的一座山上,从我们的住处出发,需要步行半个小时到公交站、坐十多分钟的公交再走二十分钟的山路才能到达。这就像一个与世隔绝的大本营,一个远离喧闹的疗养院。

2、物质条件 

从物质条件来看,孤儿院为他们提供的居住条件颇为良好。每8-12个不同年龄段的孩子共同住在一栋双层的房子。一层设厨房、餐厅、洗手间洗衣房及储物室;二层设客厅,三间卧室及一个洗手间。室内环境干净整洁且设施齐全,包括灶台、餐桌、冷柜、洗衣机、沙发、电视,甚至电脑。这使我们不少志愿者大为吃惊。“这和普通家庭的居住条件没有太大区别呀!”不少志愿者在第一次参观时都这么说。与中国很多没有父母照顾的孩子,尤其是留守儿童相比,这样的居住条件简直说得上是十分舒适。即使是大城市的小孩,也很少能拥有如此宽阔的生活空间。但相对舒适居住条件显然只是物质条件的一部分。

那他们的日常消费是怎么保障的呢?

3、日常消费

通过于孩子们和管理人员的聊天可知:

1、对于年龄较小的孩子(小于12岁)是以每一栋房子为单位,安排有一位成年监护人,时刻照料孩子们的日常生活,提供一切可能需要的帮助。他们不仅在孤儿院工作,还与孩子们一起生活。我在志愿工作期间,就亲眼看到:他们会给孩子们准备午餐、教训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可以说,他们时刻扮演着家长的角色。

2、对于年龄较大的孩子们(大于12岁),他们则不需要监护人,生活也是比较自由的。日常的消费会记在他们自己的信用卡里(注:整个欧洲的信用卡制度十分完善和普遍,可以基本完成一切线上线下的支付),这张信用卡就跟随着他们的一生,在他们找到工作后开始用工资偿还。所以当我们听到这里之后还是很惊讶这种制度,因为在国内是很少见的。

我们的志愿者李新宇说:

“在我们还没有被制止之前我们对6个小孩子进行了简短的调查,(视频),我总结如下:这六个孩子都很满意这里的生活,其中对于他们最喜欢的运动,他们很一致的回答都是football(足球)。对于他们的饮食情况,他们最喜欢吃的食物,他们的回答是:披萨,意大利面图 5 和管理人员在一起和类似于寿司的一种当地食物,还有一个孩子喜欢炸薯条。但总体从他们的表现上看他们很满意这里的饮食。之后我观察到他们中午的开饭时间在一点左右,分别在他们各自的房子里面用餐。

但从有些小孩子们破旧甚至有些邋遢的衣着可以看出他们也存在物质方面的匮乏。我们就次询问过大一点的孩子们,他们告诉我每个小孩子都会配有一个监护人,他们的衣食起居都是依靠监护人,但为什么有些小孩子的鞋子是破的,他们也无从而知,只是告诉我们可能与那个监护人有关系。但是对于大一点的孩子,因为他们可以向政府申请信用卡借记,所以他们物质条件还是很好的,有些可以用上三星的手机,还有一些可以又很时尚的装扮。”

三、学习状况

谈到对未成年人的教育可以说当地政府给予了充分的保障。罗马尼亚亦实行义务教育和考试选拔,且保证每个未成年人至少接受两年高中教育。对于家庭困难的孩子或孤儿,国家还提供生活补助以及丰富的奖学金。那么孤儿院的孩子们又是如何选择学业的呢?据调查,大多数就读于教学质量一般甚至偏下的职业高中学习烹饪、幼儿教育等技能。他们大多高中毕业后回直接进入劳动市场,极少数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可见,尽管能获得国家的政策支持,他们的受教育水平与普通家庭的孩子还是存在巨大差距。

如果将英语水平作为认知能力的衡量标准的话当地孤儿的状况可以说是令人担忧尽管罗马尼亚英语普及率不高,但年轻一代人基本会说英语。就我们接触的普通初中生来看,他们的英语颇为流利,且能用英语写作。而在孤儿院的孩子中,极少数会说流利的英语。于是,我们希望在志愿期间为他们提供英语教学,激起他们学习英语的热情,但似乎并不成功。我们和小孩子用英文唱歌做游戏,但他们的注意力一般不会超过20分钟。我们也尝试对一些上初中的孩子,通过一起读书的方式学英语,但收效不大。有多少孩子今后会主动学习英语呢?我们不得而知。

而更令人担忧的是,孩子们普遍缺乏求知欲与上进心。尝试问过他们对学习的态度。但大多数时候得到的回答是“我就是不喜欢学习。学习又有什么用呢?”他们对学习的态度,与相信“知识改变命运”,“越困难越要努力读书”的中国贫苦乡村的小孩截然相反。可见,当地孤儿普遍缺乏自信,这值得深思。

当然我们也遇到过遇到了两个勤学好问的学生,我们的志愿者赵泽瑄对他们的感觉是:

“我对他们的未来充满信心。第一个是16岁的Mihai,他目前在一所职业高中学习烘焙,课外喜欢写诗、阅读历史书,但英语欠佳。我曾经借助科普视频和谷歌翻译的帮助向他介绍中国历史,并探讨历史演进形态。其中我提出,中国历史的趋势可以用“United for a long time then separate, Separated for a long time then united. So it’s a cycle.(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来概括。他居然表示十分理解,并举例:“Just liked that Han divided into three kingdoms, then three kingdoms united by Sui.(就像汉朝分裂为三国,三国再度被隋朝统一)”。第二个是20岁的Greensand Ionut,他目前已高中毕业,正在申请位于Cluj的一所罗马尼亚知名大学。他能所有志愿者顺畅地交流,这是因为:他不仅英语较为流利,而且视野开阔。他说自己的偶像是普京,迫切希望自己的国家变得强大:“I wish Romania will be led by a strong man, even if he is a communist.(我希望罗马尼亚在政治强人的领导下发展,哪怕他是共产党。)”我当时笑了笑,他接着说道:“I prefer Eastern government than Western democracy.(相比于西方民主,我更倾向于东方政府。)”

我们的志愿者李新宇对Greensand Ionut的了解是:

“我和他聊天的时候就感觉他和其他的孩子不太一样,因为他的知识面很广。当和他聊到中国的时候,他知道中国的北京烤鸭,并请我展示给图片给他,还知道中国的很多的名胜古迹,如长城,故宫等景点。还会问我北京的环境污染状况。同时,再聊到罗马尼亚的时候,他更是有很多见解。他说他最喜欢的国家是俄罗斯,最讨厌的国家是匈牙利(罗马尼亚人部分会和匈牙利人有矛盾,即便国家内有很多匈牙利人)还说他希望以后可以在德国工作,因为他的叔叔现在在德国。当我们聊到(Nicolae Ceausescu)齐奥塞斯库时,他表示出部分对齐奥塞斯库的不满,认为那是个独裁的时代,但同样,他希望生活在那个时代,因为那个时代的政府是强大的,他想在那个时代改变些什么。

我还询问了一些小孩子的学习状况。(视频)他们都在同一家学校上学,他们学习的课程也与我们的大致相同。我问到他们最喜欢的课程是什么,他们有回答:数学,英语,宗教,但更多的是体育和绘画。但问道他们喜欢自己的老师吗?大多数孩子都回答:NO!只有一个孩子答道Da(罗马尼亚语:是的,喜欢)

他们还邀请我看了他们所在学校的影集。其中每一个小朋友都打扮的干干净净,衣着很正式。

同时我还采访了一位女生(不愿透露姓名)询问她的学习状况,以下是采访内容(语音):

我:你现在是在高中吗?

她:不,已经大学了。

我:你的年龄是?

她:19

我:看起来你很年轻啊。哈哈。是这里的大学吗?特尔古穆列什?(我们所在的城市)

她:是的。

我:是什么专业呢?

她:教师类的。

我:你以后有意愿成为老师吗?

她:是的,我想成为一名教师。

从这段采访可以看出,她已经接收到了良好的教育,并已经可以进入到大学。

我们的志愿者揭思卡说:

“对于大多数志愿者来说,孤儿院里我们最熟悉的人大概就是Puczi Bela了,因为他无时无刻不在充当着我们的翻译,他的英语水平在孤儿院的孩子们当中算是很好的。

他在市中心的普通中学上学,平时也会参加各种活动,我从他的facebook上也看到一些着正装出席活动的照片。他平时关注的话题和普通同龄男生没什么区别,会跟我聊他看过的电影,喜欢的女明星,手机的品牌,对未来的展望。

我问他为什么在同一个孤儿院,同一个环境下成长,他英语这么好,而孤儿院其他孩子的英语水平却远远落后。他说因为他很喜欢英语,平时会在手机的“多邻国”软件上自学。可以看到,虽然资源环境都相同,但个人的努力程度不同还是会带来很不一样的结果。

而且他也很是好学,不断的在向我们的中国志愿者请教中文,也非常聪明,在有限的时间里学会用中文如何问好,和中国的数字,并掌握了最简单的汉字书写。”

总而言之,当地孤儿的受教育程度与认知水平参差不齐。由于家庭关爱的缺失与教育资源的相对匮乏。

四、心理状况

以13周岁作为区分小孩和青年的分野,孤儿院的小孩大多性格外向开朗、品质单纯,但青年则呈现多样化特征。在第一周工作结束后,我们志愿者之间就有如下议论:“有个男生怎么好奇怪?总是不穿上衣,看女孩子的眼神还特别奇怪”、“有个女孩子居然会自残!你们知道么?”、“有个小女孩特别热情友好,看到我们累了不仅主动邀请我到客厅休息,还给我倒水喝”……总而言之,个别青年的行为举止受到了大家的一致批评,有些孩子的品行则得到了多数称赞。后来我们也渐渐发现,孩子们之间也存在互不喜欢的小群体,Greensand Ionut就直言他不喜欢这里的大多数男生,而且还透露说某些男生存在偷窃和占女孩子便宜的不良行为。他的话在其他志愿者口中得到了印证。可见,尽管生活在同一个孤儿院,但孩子们各自的生活经历未必相近,从而他们长大后的人格品性也不尽相同。

我们的志愿者徐雨晨了解到:

“有一个踢足球的小胖子。他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小男孩。他不会讲英语,但他还是用各种肢体语言教我踢足球。

有一天,我累了,在地上坐着,地上有虫子,我就经常拍打自己的大腿,这个小男孩看到了,就立刻去搬来了一张长凳子给我坐。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他的鞋子烂了,包括脚趾甲部分的脚趾头完全从鞋子里面露出来了,而且有血的痕迹,整块肉也露出来了。我被吓到了,我问他,疼不疼,伸过手去想摸摸他的脚,但是又怕碰到他的痛处,他不会英语,但是看到了我的举动,他缩了缩脚趾头,站起来去拿了个足球走了。

好像在他眼里,这不算什么,仿佛他一点痛也感觉不到,依旧这样子去踢球。”

同时我们的志愿者揭思卡对这个小胖子也有很深的了解:

“他见到我们就热情地打招呼,正经地握手。他似乎对中国的功夫很感兴趣,听说我们是从中国来的志愿者,缠着我们想让我们教他功夫。每天跑到我们跟前,就是握拳扎马步,动作有板有眼,还一边说着Jackie Chan。除了他以外,孤儿院还有很多孩子对中国文化感兴趣,有一次给他们放介绍北京文化的视频,虽然语言是中文,但他们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完全程,还问我们要剪纸,认真地学数字一到十,每天早上去的时候跟我们打招呼说“ni hao”。而且这个小胖子对中国的筷子特别感兴趣,经常跟在我们身边用着不熟练的英语对我们说chopsticks(筷子),Bela翻译后跟我说,这小胖子希望以后有一天能到中国来,我也希望以后某天能在中国的土地上再次见到他。

同时揭思卡还说:

“孤儿院还有个总是喜欢一个人安静地坐着的小孩,叫Nicholas。第一次见到他时,我被他瘦弱的身体惊讶到了,他的手臂和腿都像皮包骨般,看起来摇摇欲坠。他总是一个人安静地坐着,愣愣地看着别人玩。当我过去和他聊天时,虽然他听不懂英语,还是很热情地用罗马尼亚语跟我说个不停,他并不内向,也许只是因为身体过于瘦弱孤儿院的其他孩子都不愿意和他玩。

还有我们的翻译Puczi Bela。这段时间里,他对每一个志愿者都很热情,耐心地给我们介绍,给我们做翻译,对孤儿院里面的其他同伴也很友好,每当我和其他小孩聊天说起英语的时候,他们就会高呼 Bela, I need you! 每当这个时候,他就会很耐心的帮助我们翻译。但有时正在他为我们翻译时又会被其他小孩子拉走做其他的翻译,这个时候他总是可以很有礼貌的向我说’sorry’然后得到我们许可后帮助其他小朋友翻译。

孤儿院有个十一岁的微胖小女生Grace,有一次我拿着iPad教她弹琴,她突然被孤儿院另一个二十岁的男生拉进了屋里,抱着她亲了几口…我很惊讶,因为他们年龄差距那么大看起来并不像是情侣关系,她跟我说那个男生很喜欢她经常缠着她,但她并不喜欢那个男生,但又不知道怎么做。我很惊讶也很心疼,在中国的独生子女一代,这个年龄的女生都被父母保护得很好,然而对于在孤儿院的孩子,没有父母的教导也没有父母的庇护,一切只能自己去面对。

孤儿院有两个年龄二十岁左右的男生,聊两句就跟我说:I love you, do you love me? 态度非常轻浮,对于很多女志愿者都是这样。”

我们的志愿者李新宇对这些孩子的看法是:

“刚到孤儿院的第一天就可以感觉到这些孩子们的对我们的爱。还没有走进孤儿院,便有一大群孩子出门迎接我们,他们会邀请我们进屋和茶,邀请我们品尝他们日常吃的食物。让我最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女孩子anla,她每一次在我们到来的时候都会用力和我们每一个人拥抱。同时,我还注意到,有一些稍微大一点男孩子,他们发型和衣着时尚,但经常会故意的去戏弄一些小小的孩子们,还会对一些女生做出一些不正常的举动。

同时我有采访过一个女生(她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名字),以下是部分采访内容(录音):

我:我们觉得这里的人都很善良,很棒,你对这里是怎么想的?

她:我不喜欢这里。

我:为什么?

她:因为我们住在这里,这里的人和我不一样。

你们来这里旅游,但是我们住在这里,所以,你知道的。

我:你的意思是这里的人太冷漠了吗?

她:就算是吧。

所以从这次简短的采访可以看出,她认为自己被排斥,很难于市区的人沟通交往。

其实这里的大多数孩子都有这个问题,因为他们的家庭原因,因为他们有一些吉普赛人所以他们很难于外界建立起很和谐的联系,这里从他们的住址也可以看出。”

所以可见,尽管生活在同一个孤儿院,但孩子们各自的生活经历未必相近,大多数都能很善良的对待这个世界,但也会有个别男孩子因为缺少爱,所以会有些许不良举动。

五、我们的行动

因为这些孩子们都是些孤儿或者家庭有困难的孩子们,他们大多对采访,调查表和直接捐赠有或多或少的反感。所以我们尝试了很多种方式也放弃了很多种方式。对于成熟一点的青年,我们在刚与他们相处的时间里,大多都与他们再做游戏,希望能够进入到进入他们的世界,与他们进行浅层次的交流。慢慢的我们的一些志愿者进入到了她们的的内心,和他们成为了真正的朋友。我们开始一起出游,慢慢去聆听他们的故事。之后也向分享我们藏在自己内心的故事,真正成为了好朋友。我们和他们交谈过程中也在不断的鼓励他们,鼓励他们慢慢的与外界交流,打开自己的内心,因为我们对他们来说本身就是外国人,所以这些帮助对他们来说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在我们回国之后,依旧利用whatsapp,messanger与他们交流着,并且从他们的facebook状态来看,很多人都参加了许多外界活动,如球赛等。

对于小一点的孩子,我们很难从他们的内心中了解到属于他们难以描述的故事,一是语言不通,二是孩子们很难理解他们的境遇。所以我们就真正的把自己当成是一群孩子,陪他们一起做游戏,做鬼脸。并且教他们如何使用筷子,学习功夫,中国历史等,如何说汉语,等一些中国的传统文化,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分明可以看到那些小孩子的笑容更加的灿烂,眼神中也可以看到对外面世界深深的向往。

同时,我们进行这次领跑计划,也是希望可以让中国的更多青年,更多人群知道在遥远的地球另一侧,罗马尼亚,还有这样一种制度的孤儿院,还有这样一群可爱的孩子们。因为国内对罗马尼亚孤儿院这方面的了解几乎是0,所以我们希望可以完善这方面的资料,来睁开眼,看世界。

志愿者在教小孩子们中文

李新宇:我在这个项目中第一次被远在异国的孤儿们所震撼到了。他们破烂的衣着,对外界世界的渴求,对未来的无比向往,都深深感染到了我。每一次前去这个孤儿院,我觉得都是对自己的一次洗礼,了解到了一个于自己之前生活完全不一样的世界。所以我才下定决心做这个领跑计划。我希望有更多的人了解到在地球的另一端的罗马尼亚,有这样一群孩子,过着这样的生活。我认为只有了解才能够真正帮助到他们,所以我们所有的一开始都是在了解,真正与他们成为了朋友,在这个过程中,我相信,也帮助到了他们对更大世界的向往。正如之前正文所说,我们尝试过众筹,发调查表,但都不适合这里的环境,他们敏感的内心。所以只有探访的方式,才能够帮助他们去理解外面的世界,和让外面的世界知道他们。所以,我真正了解到了另一个世界,也真正明白了:最好的帮助就是去理解。

赵泽瑄:Sancrai孤儿院的工作是我们整个项目里最有挑战性的,也是最吸引我的。正是由于他们的困难处境才真正让我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国际志愿者”。

其实在短短一个月,我们真的能为孩子们带来些什么呢?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是知识的补充么?我想是又未必完全是。其实孩子们也在上学,并不缺乏系统的学习。但我们又可以细心地发现,不少孩子的英语水平不高。这是我们可以努力的方向。不过我还惊喜地发现,不少孩子对中国文化有着浓厚的兴趣,有些小孩甚至还懂得十二生肖、太极八卦。当然他们最熟悉的还是成龙的功夫电影!因此我索性发挥特长,通过教授他们书法艺术来使其真切感受中国文化的魅力。我希望自此以后,他们能更加主动地深入了解中国文化。

到最后我发现,其实我们能真正给孩子带来的,不是像老师一样系统地传授知识,而是通过陪伴他们学习、玩耍,从而渐渐影响他们。“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当我真正感觉到自己对孩子们有一种热忱的关怀时,我渐渐发现自己的付出是有价值的。

临行前和一个自己最喜欢的学生吃了顿饭,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Keep in touch, I will come to China one day.”我竟有些泪目。

徐雨晨:

这次孤儿院的项目,看到了那些小孩子,我知道了生命之花是什么。他们所有人一起,互相支持着对方,一起玩,一起嬉闹。但是,我对他们的感情产生的太晚了,怪我一开始没有好好接触她们,一开始对他们抱有偏见,一个半月,对于我来说,根本不够时间让我去真正的为他们做点什么事。她们才是我们最需要帮助,最需要关爱的人,可是一开始我们却偏离了重点,我们没有早点计划好,我没有敞开自己的心胸去接受他们,而她们却在第一个星期把他们喜爱的布娃娃给了我们。仿佛,她们带给我的更多,而我并没有真正做到什么,只能一直心怀愧疚,希望能再有一次机会,真真正正的去为她们努力。

揭思卡:

在和孤儿院孩子们相处的一个月中,我学会了知足常乐,也更加珍惜自己现在所拥有的生活。孤儿院的小男孩即使穿着破洞的鞋,踢着瘪气的足球,也依然干劲十足,脸上写满了对这项运动的热情。但孤儿院也有一两个孩子会躲在角落,一个人安静地坐着,眼神迷离又有点警惕,或许是他们曾经受过的伤害让他们下意识地保护自己。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出生在一个幸福的家庭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次的经历也让我不再活在新闻联播里面,希望以后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处于水深火热中的人。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